诗画资讯
首页 新闻 书画 雅园 赛墨

[甘肃兰州]兰山书院三山长

发表于 2019-01-09 09:50:26

书院产生于唐代,是士人藏书、校书、著书、刻书、读书、教书之所,有民间和官府之别。宋代建立书院制度,成为介于私学与官学之间的教学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特殊教育机构。经元明清发展演变,书院逐渐官学化,转化为服务科举考试的教育机构。

书院的设立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。清代前期,兰州得到经济恢复与发展,人口增殖,这与兰州成为省会有关。到康熙五十三年(1714年)时,兰州“治山环河绕,炊烟出屋瓦者万家,廛居鳞次,商民辐辏,扼敦煌、酒泉诸郡,此则总其枢纽,成一大都会而据其形势者也。”清代,兰州城有山陕、江西、江南、浙江、陕西、两湖、四川、广东、八旗奉直豫东、云贵等会馆,几乎涵盖了东南诸省。康熙间所建山陕会馆,有乾隆时所立碑,施银商铺有400多家,其中有金铺、钱铺、当铺、衣铺、绸铺、药铺、碗铺、染坊等。兰州的支柱产业是水烟制造业,有水烟坊100多家,每年出产水烟3万余担(一担三百斤),销往四川、江苏、广东等地。清代,陕甘总督兼管茶马事务,兰州道掌管茶马,分西宁、庄浪、甘州三司。到晚清,兰州经营茶叶的商号达40多家,茶商主要集中在南关,每年茶叶销售量达数百万斤。

凭借清代坚实的经济实力,兰州城内先后兴办兰山、五泉、皋兰、求古四所书院。其中兰山书院最有影响,礼聘了一大批德高望重、品学兼优的山长,为甘宁青新培养出了一大批人才,他们考中进士、举人,出为循吏清官,归为良绅学者,成为维系各州县民间社会的重要力量。

雍正二年(1724年),甘肃巡抚卢询捐资,在新关街(今秦安路)明肃王红花园创立正业书院,修建射圃(习射之场),树立牌坊,招收诸生肄业。卢询,满洲镶红旗人,虽说是旗人,但却诗书传家,其父卢震著有《杜诗说略》,工书法。卢询在父亲的熏陶下,亦善诗文,善书法。康熙六十一年(1723年)至雍正二年(1724年),卢询以光禄寺卿署理甘肃巡抚,正因为卢询对汉文化的醉心,所以捐资创建了正业书院。他还以王羲之的行草风格,为甘肃巡抚绰奇所撰《修建北山慈恩寺碑记》书丹,至今矗立在白塔山塔院里。

雍正十一年(1733年),清世宗颁布上谕,令各省督抚在省会建立书院,各赐帑金一千两,作为经费。雍正十三年,甘肃巡抚许容奉旨创建兰山书院,址在原正业书院遗址。此后,经过乾隆、嘉庆、道光、光绪120年间,5位陕甘总督修建,每次间隔二三十年,使之成为规模宏大的省立书院。

兰山书院山长多为翰林、进士,也有举人,个别为贡生,均有巡抚、总督礼聘。可以考知的山长有22位,多为饱学鸿儒,治学严谨,考课严格,他们培养了大批人才。下面介绍盛元珍等三位山长:

盛元珍,字仲圭,江苏常熟人。雍正初,江苏巡抚鄂尔泰以诗文考试秀才,得第一名,遂由岁贡生荐授安徽蒙城训导,主讲于钟山书院,为知府黄廷桂器重。乾隆六年(1741年)黄廷桂移官升任甘肃巡抚后,延聘盛元珍任兰山书院山长。

康熙五年(1666年),析陕西省西部,建立甘肃省,不意康熙十四年(1675年),甘肃提督王辅臣策应吴三桂反清,遣总兵赵时申攻陷兰州,一场战火把州城所藏典籍图书尽付灰烬。到乾隆时,兰山书院购置少量典籍,又乏人讲解,元珍遂精选古今文章集为一大册,以作授课教材,还将《十三经》经文及先儒注疏论说合编为《十三经及诗赋续编》,由兰山书院刊刻印刷,他据以讲授,并诱导诸生熟读玩味此书,阅读旁注、举要,融会贯通,然后博涉传疏,加以扩充,诸生大体就能掌握儒家文化的要点,以便在八股文、试帖诗、策论中代圣贤立言,以考取功名。在研读过程中,诸生自觉接受儒家伦理道德的熏陶,规范自己的言行,接受儒家思想中积极方面的诸如天人合一、天下为公、以民为本、自强不息的思想,同时也接受了封建伦理纲常。元珍编印教材的举措,使甘肃文风为之一振,诸生尊其为“南方夫子”。《十三经及诗赋续编》木版藏兰山书院,其后多次翻印,广布其他书院及学校。乾隆四十二年(1777年),陕西学政傅承谦按试兰州,看到《十三经及诗赋续编》,认为很有价值,便上奏朝廷,请每年由甘肃布政使衙门捐资印行多部,颁发甘肃各州县书院、学校,使边远之地聪颖好学之士,都能得此书而日诵月习,以备考取功名。

张澍(1776年-1847年),字百瀹,号介侯。嘉庆四年(1799年)进士,入翰林院庶吉士,充实录馆纂修。历官贵州玉屏、遵义、四川屏山县、大足、铜梁、南溪、江西永新县、沪溪等知县。一生潜心研究经学、史学、金石,著作等身,为乾嘉学派的重要人物。

嘉庆十二年(1807年)冬,应积郎阿甘肃按察使、布政使蔡廷衡之聘,任兰山书院山长。他在书院从事讲学,讲学之余潜心学术研究,两者相互促进。张澍对于诸生一心苦练八股文、试帖诗,只求科举考试高中的的做法很有看法,认为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,他要求诸生从根本上来,以经史为宗,词章次之,诱导他们学有用之学。张澍还精校书院藏书,引证贯通,皆有根柢,并著成《五凉旧闻》,专记乡邦故实,意在授学生治学之道。

嘉庆十二年(1807年)冬,伊犁将军松筠调任陕甘总督,风尘仆仆一到兰州,就去兰山书院看望张澍,他握住张澍的手说:“乾隆五十九年(1794年)君赴京会试时,我即知道君的大名,曾赋诗赠陕甘学政章桐门,君看到否?”张澍答:“荷公厚爱褒奖,未尝忘却。”后来每逢课期,松筠必定亲来,评点课卷,选出优秀者,奖励有加,竟日而去,这是其他总督不能及的。

松筠之所以敬重张澍、惠爱诸生,因为他是一位学者型的封疆大吏,深知文化教育的重要性。松筠(1752年—1835年),玛拉特氏,字湘浦,蒙古正蓝旗人。乾隆年间从翻译生员升至军机大臣。历任驻藏大臣、兵部和礼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、两任伊犁将军和陕甘总督等职。久历边疆,著有《伊梨总统事略》等。服膺宋儒,亦喜谈禅。爱写擘窠大字,他曾为南关清真寺书法“生活”二字直匾,遒劲有力。

嘉庆十三年(1808年)八月二十五日,兰州府知府张若采奉总督松筠谕令,来告张澍:“十七日为至圣孔子诞辰,请山长率诸生到府庙行礼。”张澍说:“总督为孔子作寿,是尊师也。我亦忝居师位,行礼班次宜何如排列?若以山长站在总督身后,是仍不尊师也。”张若采曰:“此是紧要关目,总督却未说明,我与布政使商量。”少顷,甘肃布政使蔡廷衡来,他笑着说:“总督、地方官打算站立在东阶,布政使、按察使、兰州道、兰州知府、皋兰知县站立后面。山长您老人家站立在西阶,兰州府教授、皋兰县教谕、举人、贡生、生员、监生站立在您的后面,这样安排得体吗?”张澍很满意,因为肯定了尊师崇教的原则。次日,张澍如期赴文庙,松筠已先到,布政使、按察使、兰州道侍座,松筠请张澍在宾位就坐。饮茶时,张澍问布政使蔡廷衡:“前任皋兰知县令人洒扫文庙,恐怕稍有差池,招致不敬,遂亲来检查。不料发现至圣孔夫子木主后幕墙壁尘封,就亲拿鸡毛掸子拂去尘土,奇迹出现了:展现一副画图,画的是孔圣人周游列国的事迹,意境高超,乃是宋元人的手笔。您见过吗?”蔡廷衡说:“未曾见过。”松筠说:“圣门淡泊,热闹人如何看见。”松筠讥讽蔡廷衡热衷宦途。蔡廷衡沉吟良久,才回答:“多年竟未曾留心。”松筠马上斥责道:“此事尚不留心,其他事肯留心吗?”蔡廷衡脸一红,再也不敢开口。皋兰知县请总督等官员、山长等教官行礼祭孔。礼毕,松筠对蔡廷衡说:“今日是圣人生辰,我请山长去吃面,你请教官与诸生去吃面,花钱多少,告我,我支付。”蔡廷衡说:“花费不多,布政使署可报销。”遂各自散去。张澍刚到书院,松筠就派戈什哈骑马将张澍请去总督署“享胙”,也就是食用祭肉,用祭孔后的牛羊猪太牢烹调的宴席。席间,松筠告诉张澍:“蔡廷衡任甘肃布政使20多年,无弊不作,无利不搜,您听到过吗?”张澍答道:“君子居是邦,不非其大夫。此非余所当问也。”山长地位清贵、超脱,到某地任教时,不议论地方官的是非,况且张澍是由蔡廷衡以布政使的名义礼聘的,与礼与情他都不便评论蔡廷衡。过了几天,蔡廷衡因以前克扣官饷之事被弹劾,奉旨革职严讯。不久,松筠调任两江总督,四川总督勒保署任陕甘总督,他多方掩饰蔡廷衡的贪赃罪行,并上奏请免蔡的罪行。免罪之事尚未完成,勒保回任四川总督,那彦成自乌鲁木齐任所来署任陕甘总督,洗刷蔡廷衡的一切罪行,上奏保荐蔡廷衡宜留任甘肃布政使。嘉庆帝头脑还算清醒,遂下旨将蔡廷衡削职为民。当年松筠将赴任两江总督南行之时,过兰山书院与张澍告别,说:“我离职后,蔡某必能逃脱。”张澍恭维道:“谁能够像您一样动真格,贬斥邪恶呢。假若您在宋朝做大官,蔡京父子早已诛除了,哪里能够作党人碑呢?”松筠大笑而去。宋徽宗崇宁元年间,蔡京拜相后,为打击政敌,将司马光以下共309人之所谓罪行刻碑为记,立于端礼门,称为党人碑。

清代的书院有教学、藏书、祭祀三大功能。上引陕甘总督松筠与兰山书院山长张澍的对话,彰显了书院的祭祀功能的细节,甚为珍贵。在兰州府文庙祭孔时,兰山书院山长与陕甘总督平起平坐,礼毕“享胙”。同时,展示了封疆大吏礼遇山长的情况。同时,透露了官官相护,惩治贪腐官员的难度。

有山长携其子附读的韵事。这就是祁韵士、祁寯藻父子。祁韵士(1751年-1815年),字鹤皋,山西寿阳人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,他的满文师傅是武英殿大学士阿桂等人,经过两年学习,授编修,任国史馆纂修,他查阅满文档案编纂《蒙古回部王公表传》《皇朝藩部要略》,为清代少数民族史地研究的开创之作。嘉庆十六年(1811年)秋,陕甘总督那彥成延请祁韵士为兰山书院山长,韵士携其子19岁的举人寯藻来兰主讲。韵士治学严谨,主张信今而证古,不作无益之书,精心课训,学生提高很快,遂赠“西河楷模”匾,悬挂讲堂中,匾上有150名学生列名。韵士作《兰山书院添增课额记》,记述陕甘总督那彦成与布政使、按察使、兰州道、兰州府捐养廉银,用作增加课额的膏火费之事,为兰山书院经费的运作、膏火银的奖励规则留下珍贵史料。

那彦成(1763年-1833年)为满洲正白旗人,翰林院编修,文采斐然,书法遒劲,历官内阁学士、工部尚书、内务府大臣、直隶总督,为嘉庆朝重臣。彦成看重韵士的学问,又感念韵士为其祖父阿桂的学生,便聘韵士为家庭教师,到督署为其子容安、容照授读,由寯藻陪读。彦成是个书法家,他曾为南大城楼书法巨匾“万里金汤”,为兰州增色多多。他曾教寯藻写字用筆法,后来寯藻成为著名书法家。寯藻纵观书院所藏张澍精校之书,初知读书门径,后来成为学者。彦成为答谢韵士,撰书《长治县学教谕祁府君神道碑》,此为韵士之父祁文汪树碑立传。

嘉庆十八(1813年)九月,寯藻随侍韵士东返故里,对于生活、学习两年的兰州恋恋不舍,曾赋七律《兰山书院》云:

“陇西自古多奇才,群山磊落川瀠洄。筹边节度真爱士,贱子亦复担簦来。当时龙门声价高,九郡诸生习弦诵。东门祖帐一朝归,至今楷模西河违。”

首联赞誉甘肃自古出人才,省城群山错落,黄河回旋,形胜雄伟。颔联、颈联写总督那彦成真正爱护士人,他随侍父戴草帽,携雨伞,来到兰州,应聘为山长。彦成振兴兰山书院,捐薪俸给学生作膏火费,一时间全省各府县诸生踊跃向学,连边远州县的学生也来省城报考书院。兰山书院学生在东门外为韵士山长饯行,赠“西河模楷”匾额,悬挂在讲堂中。

早在嘉庆十年(1805年),官宝泉局监督的祁韵士因事遣戍伊犁,西行时。著有《万里行程记》,记载了他路过兰州的观感:黄河“有二十四舟未浮桥。束水若带,两岸铁索系之,复用集吉草为巨绠,维舟树桥,渡者如履平地。北岸多酒楼,开窗临水,南望城郭,林树如画。”道光二十九(1849年)年十一月二十九日,官协办大臣户部尚书的祁隽藻来兰州查办案子,自有一番感慨,遂赋七律抒怀:“陇云万叠隔春明,坐对寒灯话客程。河自兰山下蒲坂,雪从玉井接金城。乡心未免《唐风》恋,驿使犹传蜀道行。他日东归寻旧迹,年君诗句各编成。”“寻旧迹”,应该蕴涵在兰山书院读书、在督署学书法的“旧迹”。十二月二十一日案子办完后,祁韵士出行辕,到督署告别陕甘总督琦善,朝东过行馆街(今秦安路),经兰山书院,频频瞩目,然后出广武门东归。

□邓明

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,即“避风港原则”,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,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删除,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。

关键词: 书院

关键词阅读

最新信息